您的位置: 主页 > 才府玻璃IPO:涉嫌压低职工薪酬粉饰业绩

才府玻璃IPO:涉嫌压低职工薪酬粉饰业绩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年上半年广为流传的两个IPO新的监管要求:第一个是IPO在审企业,近三年净利润合计要超过1个亿,且最后一年超过5000万,不达标的,要么选择撤回,或者接受现场检查;第二个是IPO新申报的企业,主板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

  2018年上半年广为流传的两个IPO新的监管要求:第一个是IPO在审企业,近三年净利润合计要超过1个亿,且最后一年超过5000万,不达标的,要么选择撤回,或者接受现场检查;第二个是IPO新申报的企业,主板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

  今年5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对此公开表示:“我会严格按照现行法律法规规章,对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首发企业进行审核,审核政策始终没有变化。”

  证监会虽然做了“辟谣”,但仍有报道称,不少IPO撤回的公司是由于其真实业绩不达标被劝退。从上半年撤回IPO申请的公司来看,财务指标不合格是显著特征,大多数近三年净利润合计不到1个亿,且最后一年不足5000万,或者净利润满足要求,但业绩出现下滑等。

  不得不承认,净利润对IPO审核有着重要影响。于是乎,很多企业为了能顺利通过发审会的审核,想破脑袋通过各种“手段”提高报告期内的净利润。笔者发现,近期更新预披露的浙江才府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才府玻璃)就涉嫌通过压低职工薪酬来粉饰业绩。

  才府玻璃主要从事日用玻璃包装容器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主要包括玻璃瓶罐和玻璃器皿。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94亿元、2.11亿元、3.09亿元、1.9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2882.23万元、3233.61万元、5010.67万元、3134.77万元。

  按照2018年上半年流传的业绩红线,才府玻璃更新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数据可谓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其2017年的净利润5010.67万元,仅仅比5000万多出一点点,近三年净利润合计也比1个亿仅多出1000多万。能做到如此刚刚好,公司在职工薪酬下了不少“功夫”。

  职工的薪酬问题,看似并非信息披露的重点,也很少成为IPO被否的主因,但正因为没有详细信息,它也成为调节费用、利润的利器,而这一现象出现在才府玻璃身上。

  招股书显示,2016年和2017年才府玻璃董监高和核心技术人员领取薪酬如下图。在报告期的两年里,公司董事长陈建刚仅仅领取10.32万元的年薪,薪酬最高的是总经理何昌强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16.01万元和19.56万元,整个领导班子算下来从公司领取的年薪才100万元左右,这甚至还不足其他公司一个高管的年薪。而其他诸如副总经理和区域销售经理的薪酬甚至只拿其他公司普通员工的工资。

  其次,将才府玻璃整体的职工薪酬和同行业上市公司对比,以2017年为例,上市公司山东华鹏职工薪酬占销售费用1.8%;德力股份职工薪酬占销售费用1.6%,行业平均值为13.6%,而才府玻璃职工薪酬占销售费用仅仅只有0.2%。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才府玻璃IPO:涉嫌压低职工薪酬粉饰业绩>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才府玻璃IPO:涉嫌压低职工薪酬粉饰业绩

  除此之外,作为一个年度营收3亿元,2017年年均销售人员数量仅有10人,其销售人员的薪酬1年只有6万元,相当于每月平均工资5000元,而浙江省私营单位的员工月平均工资4000多元。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才府玻璃IPO:涉嫌压低职工薪酬粉饰业绩>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alt=才府玻璃IPO:涉嫌压低职工薪酬粉饰业绩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6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将进一步强化发行监管,严格审核,在严防企业造假的同时,严密关注企业通过短期缩减人员、降低工资、减少费用、放宽信用政策促进销售等方式粉饰业绩的情况,此后,连续几家企业在职工薪酬问题上遭到质疑导致IPO未通过。

  2017年6月13日,浙江绩丰岩土技术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提出发行人员工平均薪酬呈现下降趋势的原因,是否存在压低薪酬支出调节利润的情形。

  2017年6月14日,浙江三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指出存在实际控制人代发行人支付职工薪酬的情形,提出薪酬水平是否与当地工资水平匹配,上市后薪酬结构是否会发生大幅变化的问题。

  2017年6月28日,西藏国策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提出发行人高管薪酬总额逐年下降、董事长薪酬大幅下降,社保公积金的缴纳是否符合我国劳动保险法的相关规定。

  2017年7月12日,江苏联动轴承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提出发行人员工的薪酬水平是否有利于团队的稳定,平均税前人均工资水平与当地平均薪酬水平和同区域或同行业公司相比是否存在重大差异,是否存在大股东或其他关联方代垫薪酬的情形。

  2017年8月9日,西藏新博美商业管理连锁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质疑是否存在通过人为压低发行人高管人员和员工薪酬以降低期间费用、增加利润的情形。

  2017年8月15日,江西耐普矿机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质疑了高管薪酬和员工平均薪酬水平和同行业公司比较是否偏低。

  2017年9月8日,杭州致瑞传媒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反馈意见提出是否存在通过人为压低发行人高管人员和员工薪酬以降低期间费用、增加利润的情形。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先后有多家公司因被质疑职工薪酬问题导致IPO被否,这对于以往并不被关注的薪酬问题来说实属罕见,这也印证了证监会对利用职工薪酬粉饰业绩坚决否决的声明。

  “尽管不少公司IPO被否并不只是因为薪酬问题,而高管薪酬过低,或者员工薪酬异常的质疑最终指向的是利润调节问题,这是比较常见的粉饰公司财务报表的手段。一些拟IPO企业因为自身盈利不足,通过降低高管薪酬来提高公司业绩,以达到IPO最低门槛。以目前的监管水平来看,拟IPO企业若不提高公司盈利水平,想靠打擦边球来过审,通过率是极低的。”业内人士表示。

上一篇:补短板: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
下一篇:10月9日盘前重要市场新闻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