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古玩市场:“冰点”上的坚守

古玩市场:“冰点”上的坚守

  在怀化钱币界,敢以“湖南省怀化市老街坊古玩街鑫泉阁”名头,编纂《中国历史年代简表及铸币》一书,欧阳武乃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人。

  73岁的欧阳武现为中国钱币协会委员,这种头衔怀化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他已享受了十多年。欧老1979年开始玩古钱,当时玩的是银圆即袁大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即“过苦日子”那会儿,作为资本家的女儿的母亲,经常提醒欧阳武,说为度饥荒,家里的金银细软都用光了,拿去换大米了,接着只能舍出袁大头,继续换米救全家人的命,“我是没办法了,留不住这些宝贝了,儿子你今后要长个心眼,要攒几个光洋留着放着,这个东西很值钱的”,她觉得光洋是她父亲即欧阳武的外公遗留下来的老物件,有价值,是念想,“我把它们败了很过意不去”,母亲的谆谆告诫在当时年纪尚小的欧阳武心里留下了强烈震撼,虽然高成分让他“参军参干甚至参工都没有份”。1979年,他从老家黔阳县沅河乡来到老怀化市盈口乡办工艺厂,担任厂长,无意中看到有人在私下里倒腾光洋,马上回想起母亲曾经交代过他的话,当即对这种老物件产生了浓厚兴趣,随即也以每枚10元-45元不等的价格,陆陆续续收购了百把枚,只收不卖,他的钱币买卖生涯从此开启。没过多久,他又迷上了中国古币、外国银币,并充分发挥自己的手艺活特长,整理出一套囊括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希腊、保加利亚、俄罗斯等欧洲12国的国王老银币。2001年,欧阳武在鹤洲路开办自己的第一家钱币门店,此后几经辗转,于16年后搬到老街坊古玩街,将“鑫泉阁”的名头高高树起,因为“儿女们对搞这一行兴趣都不大”,业务规模被大幅缩减。

  2001 年后的大约 5 年间,钱币生意很好做,每逢过年,客户要货都须提前预订,3000多元一套的钱币都是几套几套地预订,“鑫泉阁”每年营业额随便就是六七十万元,如今每套钱币涨到了8000 元-9000 元上下,需要的人已经不多,整个生意也无法跟那时相比。玩钱币其实只是欧阳武的爱好和副业,当初那家工艺厂于1985年改制后,他曾带领十几号人分流,搞玻璃工艺和装修,那才是他的主业。老人说“我这里最老的钱币是商周时期的天然海贝,大约是公元前400年,最新的是今年发行的以及新中国历年发行的金银币和纪念币”,他的店里,标价最高的洪熙通宝超过30万元/枚,最便宜的是清朝下五帝(即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 发行的钱币。他有一套囊括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流通硬币,行话叫低值币,是他花了十多年时间,通过列支敦士登驻中国的钱币总代理帮忙搞定,然后借助他驾轻就熟的装帧工艺组合而成的,但“这个东西我不卖,要留给孙子玩”。

  至今,全国搞钱币组合的就欧阳武一人,这让他名气在外。三年多前,南京钱币公司曾因此派人专程拜访他,为他精心制作的组合古币拍照,并主动邀请他合作。此后,市面上相继流传出不少山寨版组合钱币,欧阳武斥其几无例外工艺粗糙、质次价高,地地道道的“便宜货,品位差”。

上一篇:重庆古玩收藏市场
下一篇:古玩市场“冬眠”来临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