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西安古玩市场调查 古玩能否承受市场之冷

西安古玩市场调查 古玩能否承受市场之冷

  古玩市场,就是古董、文物的交易市场。在这里玩的就是心跳,真东西被人买走,就叫“捡漏”;假东西被人买走,就叫“打眼”。有人一夜暴富,有人自认倒霉。可如今呢?昔日的鬼市变白市,1997年两万块钱收购的唐三彩瓷罐,如今卖二万二;一串星月菩提籽手串从两百跌到五十五;2013年一个古玩小店,送字画上个拍卖会能挣一百万,2015年缩水到二十万。作为周秦汉唐的古都以及全国重要的古玩市场之一的西安,如今为啥变成这样?看看新闻Knews记者连续数天走访调查,呈现一个众说纷纭下的2016年西安古玩市场。

  七月的西安骄阳似火,炙热的烤着大地,似乎也让人们心里着了火,烦躁,憋闷……而对于西安西郊的一座大型古玩城的商户来说,他们的心态跟这天气一般契合。在这座古玩城的地下一层的精品珠宝展示区,硕大的展柜已经是人去柜空,只有寥寥几个散户在兜售着一些便宜又普通的珠串和小玩意。

  一位商户看记者在柜台前停留,热情的冲上前来,柜台上的一块纸牌上写着三个字“甩甩甩”,看记者看着一串星月菩提籽,他急忙从柜台里拿出来,热情的说:“一百一十四颗的好货,海南文昌的,以前卖二百,现在卖五十五,绝对好货,我马上要不做了,现在亏本卖。”

  这是一串8乘12的越南货,陈子,正月占一半,水磨,虽说密度小了点,总体来说算是便宜的。记者看的仔细,老板笑着说,一看你就懂货。攀谈中得知,老板姓黄,四年前来到这座古玩城租下了十平方米的柜台,贩卖一些珠串首饰,虽说柜台不大,可收入还不错。

  黄老板介绍说,那个时候,这个展厅可红火的很,卖珠串的超过三百多家,熙熙攘攘,天南海北的人都是拿着塑料袋购货,尤其是到了周末,买家更是络绎不绝,就是平时也是顾客络绎不绝,就拿这个星月菩提说吧,同样的料,当时能卖三百元一袋,还不愁卖,一个月收入刨去正常开支,落个两万多没一点问题。

  “现在呐!生意惨淡的很,要不我能不干吗?说句不好听的话,房租都快交不起了,现在赶紧处理完,做些别的去,这行,现在真不好混。”黄老板无奈地说。

  “兄弟,不说了少五块钱,最后一包了,真是最低价了,市场可没有这个价了。”

  和西郊古玩城一样,大雁塔附近的一座古玩城里也是同样萧条,下午三点半,记者来到这里看到,十几个小贩们席地而坐,面前一个床单上摆满了珠串,籽料和小玩意,来自海南小王就是其中一位,虽然只有二十九岁,可在这个行当混迹了八个年头,算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卖家,和别人不同,他卖的都是档次高一点的珠串,五瓣海南金刚菩提子落地红十颗,开价八十,荔枝纹6mm114颗小金刚,色泽统一,开价一百八。

  “哎呦,这还品相不好呢,我这可是市场里最好的货,不瞒你说,来市场转的都是老玩家,他们眼睛毒着呢,我要是不把好货拿出来,人家压根不会在你这里停一下,你放心,绝对货真价实。”

  在交谈中,小王说自己以前是在小东门古玩市场做生意。三年前,市场红火的很,他也积累了不少回头客,一个月收入能有两三万的纯利润,随着这两年行情直线下降,他的小店已经是难以为继。

  “现在一个月也就挣个四五千,十平方米的小门面,租金一个月就要两千,还不算水电,你说,我哪敢再租呀。”

  虽说这里是大雁塔,旅游的人多,可逛的人少,来买的就是很少的老买家,下水又很谨慎。

  “我现在是散兵游勇,这里不是门面的,价格要便宜很多,交个四百块钱管理费就行了,总比租个店面强吧。”

  小王告诉记者,生意不好的原因,一方面是做珠串的人多了,该买的人已经买了,市场已经饱和了,另一方面,大的经济形势不好,玩古玩心思的顾客少了,来转的也少了。

  陕西省收藏协会王高兴说,今年的珠串刚好赶上了“七年之痒”。归结原因,主要在于产业的转型升级——当手工业利润高于机械加工业,更多创业者加入珠串制作大军,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自然出现供大于求、商品价格下降的格局。比如南红玛瑙,就因为开采量的增加,导致价格逐年下跌。

  另外,除了珠串作为文物艺术品的入门级收藏,买家重复性购买行为不多,珠串市场缺少一个健全、透明的价值系统——从年代到材料的等级划分都没有个标准,全靠眼力,只有做到像其他门类文物艺术品那样,将价值的每个层面梳理明朗,珠串文化也才能继续往下走。

  和珠串一样,生意惨淡的还有销售铜器、陶制品的商家,这也是目前西安古玩市场中的主力军。由于陕西的历史原因,商周秦汉唐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千年烙印,与之相伴的就是出土了大量的古玩,这里,也是全国高古玉,汉唐陶佣,唐三彩、汉唐铜镜最主要古玩市场,占据全国大半个江山。

  在西郊古玩市场的楼上楼下上百个店铺中,销售这些古玩的随处可见。但是,曾经的红火却不能掩盖这里的萧条,记者看到,这里的许多门面中,有些虽然还悬挂着店铺的牌匾,但透过玻璃窗,里面早已经是人去店空,不少的店铺玻璃门上贴着福字和对联,旁边一张白纸上写着“转让”的黑字极其醒目。记者粗劣数了一下,走廊三十家店铺里,开门的只有十家,还有一些店铺转卖茶叶等土特产。

  赵先生是这里为数不多开门的一位,他主要经营历代王朝的代钩,另外,做一些唐代粉饰彩佣和字画生意,用他的话说自己是杂家。

  赵先生说:“靠一种经营肯定不行,我们这行当玩的是回头客,现在生意这么不景气,玩代钩的人越来越少,你不多搞几项就更没有人了。”

  在交谈中,赵先生告诉记者,这两年的行情是如此不景气,他也没有想到。他举例道,1997年,他收购了一个唐三彩的瓷罐,两万块钱入的货,前两年,行情最好的时候一个老板看上了,说要买,送领导办事,开价四万,赵先生想着还会涨,没卖,从前年开始,古玩市场整体下滑,想再出售就难了,现在两万二,都没有卖出去。

  “现在确实急着出手,回笼资金,你想,九几年买的还两万呢,现在物价都涨成啥样了,真不贵!”赵先生说。

  赵先生说,玩古玩的藏家们的收藏之路一般都经过玉器,青铜,瓷器三个收藏阶段,陶佣,三彩和铜器的,这些都价值很高,老百姓也玩不起,买来基本上是送礼的。

  同样遭遇到市场冲击的还有在大雁塔古玩城的王先生,记者见到他,他正在看股票。二十平米的店铺里摆着瓦当,汉佣,三彩马和一些青铜器,甚至还有茶叶。记者看上了一块瓦当,和他攀谈起来。

  “你眼力不错,汉代的瓦,你看,这云纹多好,以前宫殿上的。”王先生热情地说。

  王先生称,自己在这行当干了有二十多年了,之前一直在小东门古玩市场,两年前,因为那里生意不行就搬迁到这里,没想到,没出几个月,这里的生意也不行了。

  看着记者犹豫,随后,他从柜台里拿出一件带木盒的精装瓦当,记者看到,也许是长时间没有卖出,木盒上积着厚厚的一层浮灰。

  “你要那个还不如要这个呢,货都是一样的,你看还带个木盒,就比你看得贵了三百元,还送你一本书,秦砖汉瓦博物馆出的,这本书都价值五十多元呢,现在亏本卖。”

  王先生说,这是两年前做礼品用的,定制了一百个,当时卖价一千二,没想到市场突然下滑,货没有卖出几个,就压在手里。

  “这以前都是定制给人送礼的,你看包装多精美,现在市场行情不好,你现在来是对了,买一件拿回去,自己收藏送人都大气。”

  为了让记者相信所买不冤枉,王先生从柜台里拿出一块同样的汉瓦说,教记者分辨,这是假瓦当泥压的不实,云纹的凸起不饱满,老东西的神韵很好,同时,手感也会不一样。商家告诉记者,这是前几年开发从西安北郊收回来的,只卖出一小部分,现在还有几十块在家里放着呢。

  “看你诚心想要,再低两百,最低六百,带长生无极字的以前卖两千四,现在给你一千二。”

  王先生说,现在生意清淡,同比以前销售,利润减了六七成,自己也是能出手一件算一件,东西压在手里也没办法变现,毕竟要生活呢。

  陕西文物鉴定专家王长喜说,陶佣、三彩、青铜器是属于文物,来路一般都不明,由于法律上明文规定销售贩卖,对于卖家来说销售起来就很谨慎,一般销售都在熟人间进行,市场上摆的九成以上为赝品,摆放赝品一方面是防止文物部门和公安机关侦缉,查处。

  另一方面,通过赝品的摆放,观察买主对市场行情的把握和对文物的鉴赏力,因人下菜。王长喜说,有人看真、有人看假,买主看真、卖主看假都有可能。如果是真东西被人买走,就叫“捡漏”;如果是假东西被人买走,就叫“打眼”,统统不能称之为骗人或受骗,包括故意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甚至设圈套诱人上当。双方都认为是眼力问题,这似乎就是古玩行的行规,也让游走政策灰色地带的古玩注定成为少数人的游戏。

  西安地区一级市场中的主体画廊主要集中在书院门、湘子庙街、民乐园、曲江新区、西高新区等区域。据西安市收藏协会统计,2012——2013年西安市画廊总数为275家,而如今,这些区域内的画廊关门比率达到90%以上,甚至出现一些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店关门或转让的情况。记者在西安市新城区曾经精心打造的画廊区——民乐园画廊区,虽然里面的画廊现在还挂着牌子,但几乎已经没有开门营业的了。其它区域内画廊的情况大体相同,关门、转让已成常态。

  尚品轩是民乐园画廊里仅剩的几个仍在开门的书画店,这里的经营户周先生说,如果说形容现在这里的市场,真可谓说是大江东去浪淘尽。

  “老字画现在是很少了,即使有,也不是什么名家的,只有些地方名人的,现在我这里多的是些新字画。”

  周先生介绍说,老字画多指的民国以前的明清字画,新字画是指现在还健在的艺术家的字画,主要是近当代。记者在店里看到这里主要悬挂着王西京、赵震川、崔振宽等陕西本土画家的作品,价格在3万到25万不等。

  “像石鲁这些名家的画,我们这些小店收不起,就是卖一些陕西本地的书画家的东西,价格不贵,也好出手,最关键是市场还认。”

  周先生说,陕西的书画市场与北京、上海两地的画廊业以经营当代油画艺术品为主的情况不同,西安地区的画廊以经营现当代国画为主。一方面,是因为西安这座古都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比较深厚,从事书法和国画的创作人群比较庞大,因而书法和国画的艺术资源非常丰富,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当地的消费者比较喜爱书法和国画作品。

  另一方面,与北京、上海两地相比,西安地区整体经济水平比较落后,同等水平的油画的价位要比书法和国画的价位高出许多,而当地消费者的购买能力又比较有限,因而更容易接受书法和国画作品。

  “今年生意淡的很,本想挑几幅出来拿到拍卖行拍卖,但现在连陕西本土王西京的画都掉价四成以上,我这些东西拿出去只怕还不够让人笑话的”周先生自嘲的说。”

  周先生说,现在西安字画市场都是苦撑,有的画廊苦撑着个把个月都不开一张。他举例说,旁边有家画廊三年前开张,邀请了不少全国著名的书画家前来捧场,这一年来,就没见有几个人进去过,前几个月关门了,据说,还拖欠了半年的水电费。

  在西安曲江的一座古玩城里,记者进入一家名为荣宝斋的字画店铺,店里放着古琴的音乐,老板张先生手上盘着一串佛珠,背靠着木椅打着盹,听见有人进来,他缓慢的抬起眼皮。

  “这个四条屏不错,渔樵耕读寓意好,清朝的绢本,福建举人李奎光的真迹,最低两万五拿走。”

  张先生说,这幅四条屏是他在九十年代收购的,当时价格是两万元,本来是想进拍卖会,现在卖两万五已经算是亏本销售了。

  “现在拍卖行业也不好,拍品上不了价格不说,还常常流拍,就算成交,价格也高不到哪里去,还要抽取百分之十的佣金,索性亏本给你,交个朋友。”张先生说。

  张先生介绍,前几年,自己字画销售除了价格品相低的一般会在店里销售,稍好一点的藏品都会送到西安几个拍卖行进行拍卖,当时一幅很一般的画,一万五的上拍,成交价都能到六万五,2013年他这么个小店,上拍卖会就能挣一百万,2014年,拍卖会上成了五十万,去年才二十万。

  “我朋友也是搞这个的,刚打电话还说,今年他不参加拍卖会了,没啥东西拿得出手,不去丢人现眼了。”

  张先生告诉记者,书画就是玩的现金流,商家手中没钱,货压着,就是想买也买不了,经过前两年折腾,店里的精品少,来买的都看不上眼,生意就更难做了。

  “我自己就有一副王西京的,这已经算是最好的了,三年前市场价四十万我没卖,今年成二十万,算了,我还是自己先收着吧,等以后反弹再说。”

  张先生说,市场回暖到底什么时候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就是死扛着,吃老本,希望书画的寒冬快点过去。

  陕西省国画院的一位知名刘姓画家讲,前两年艺术市场开始萎缩时自己也还是有些销售量,但今年上门求购他作品的画商却寥寥无几。

  长期从事书画市场研究的西安碑林博物馆副研究员杨兵告诉记者,截至2015年年底西安艺术市场中二级市场,也只有“力邦拍卖有限公司”一家进行了拍卖,到2016年元月份才陆续有“秦宝斋拍卖有限公司”和“曲江传世拍卖有限公司”两家举办了“2016迎春拍卖会”。这与前些年的拍卖情况大为不同。

  “在市场整体萎缩的背景下,市场上流通的作品价格整体已经下降了50﹪—70﹪左右,这已经是大家不争的事实。”

  一方面,拍卖时间延后说明拍品征集困难重重。明星拍品几乎没有,精品力作更是凤毛菱角。另一方面,十家左右的拍卖行,现如今只有三家举锤,并且拍卖场次由每年两场减少为一场,成交在50万元以上的作品也仅仅只有6幅。

  “在拍卖会上,出现了多位藏家将多年所藏集中上拍的现象,当中同一藏家上拍藏品数量最多的达到82幅,这在西安市场上是绝无仅有的,说明抛售减持的心理在藏家之间蔓延。”杨兵分析说。

  “市场是把双刃剑,经历2010年到2012年市场疯狂后,现在到了冷静期,恰好国家八项规定出台,或许有,但我认为这是巧合”西安市收藏家协会会长咸建军说。

  虽然市场萧条,却能给一些有艺术追求的人提供一次沉淀的机会,促使他们认真的去创作一些未来具有真正艺术价值的作品,尤其是对中青年艺术家静下心去思考,是有一定裨益的。

  在采访中,不少的商家给记者说的最多的两句话就是经济不景气,国家反腐倡廉。不管是古玩中的文玩,还是价值较高的金石书画,古玩都是承载着文化的重要载体,古玩本质从来是文化的经营和消费,遵守国家法律的框架下合法买卖,坚决打击收藏为名的“雅贿”行为,古玩不能偏离文化上的本源,这才能产生健康的古玩市场,古玩才能不失去自己的价值和意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成都古玩市场发生枪击案 男子向保安连开5枪
下一篇:古玩市场十几元的玉器是怎么做出来的 说出来你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