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砚边谈艺】田镛:出自工笔名门 难得清丽是家

【砚边谈艺】田镛:出自工笔名门 难得清丽是家

  田镛,他出自工笔名门,是著名花鸟画家田世光先生的哲嗣,真正是得天独厚,承其家学深厚!耳濡目染且受过严格训练,入画院后,又随王雪涛学习小写意花鸟,其间又向吴镜汀、秦仲文等这样名师学习山水,艺术上得到多家的真传,基础深厚,工写并运,游刃有余。

  中国画艺术是具有独特艺术规律,其技法具有很强规律性的,因之历来很重师承,而且对从学者来说,有无名师指点,对于成功与否几乎是决定性的。田镛既有家学渊源的有利条件,自年轻时即得到许多名家的指教,讲起来基本是经过传统的途径学艺而成长起来的。

  1961年,田镛考入北京中国画院中国画研究班后,追随王雪涛、吴镜汀、秦仲文、汪慎生、关松房、郭传璋等名师,从传统方式进入学习,虽然他也自学过西画素描,毕竟属于参照而矣。因此,他的作品传统气息浓厚,比照美院中国画系的学生极力从西法的观念中蜕脱出来的困难,确是“焉知非福”了。

  无可否认,学习西法素描等,对中国画的造型能力的改进有积极作用,突出表现在现代人物画上,但在花鸟画方面则并不明显。相反,从田镛的艺术来看,他由于从传统入手,在基本技法的格律、手法诸方面,接受与吸纳就毫无隔膜与悖逆,故一切显得十分自然。

  回顾古人,工笔与写意的界限是相当分明的,而花鸟画在早期基本上都是工笔艺术。五代徐、黄虽称“体异”,一个“野逸”,一个“富贵”,只是意味上的浓淡不同,徐熙的传世之作,今日观之,相当工饬。而工、写分野则要更晚些年头。此种分野对门类的形成和风格面目的精纯和谐是有积极作用的,并在宋元朝代产生过许多工笔画艺术精品为后代难以企及。但门户的森严最终趋于保守而转为消极影响,也是人们在美术史中共见的现象。

  现代人的视野与观念在时代潮流中开放,并不囿于前人门限,如田镛的艺术,即能熔工写于一炉,别有一番潇洒俊逸的情致,和北方有些严守师承技法、注重功力型的工笔画家相比,田镛追求的似乎是更重情趣、意境和韵致。

上一篇:一张全家福背后的家风故事杭州这个社区很有爱
下一篇:结合材料一运用文化生活道理说明建设良好的家

您可能喜欢

​公园传扬“好家风

​公园传扬“好家风

​树家风促党风”心得体会

​树家风促党风”心得体会

​家长文化的作文

​家长文化的作文

回到顶部